首页 财经文章正文

[热点聚焦]湖北石首“6·17” *** 追踪(全文)

财经 2021年07月29日 02:10 370 绿博生态

[热点聚焦]湖北石首“6·17”群体事件追踪(全文)

6月17日至20日,湖北省石首市发生一起事件,因酒店厨师非正常死亡,导致数万人围观,道路被堵。21日凌晨,局势逐渐平息。6月25日,湖北省石首市人民 *** 向永隆宾馆厨师涂通报了其“非正常死亡”的原因。石首事件结束后,人们不得不深入思考为什么一名厨师坠楼身亡会引发 *** 。《南都周刊》记者孟洋采访多日,从而还原了石首事件的始末。“我们想要的是真相。只要一个事实就够了。”47岁的屠茂海一直守护着离石首市10公里外的丰怡园殡仪馆。这时,已经是6月22日晚上8点半了。躺在殡仪馆的人是他的表弟————涂高远。6月17日晚7点,24岁的厨师屠从石楼永隆酒店离奇坠楼身亡,引发 *** 。屠高远的父亲屠德明有三个兄弟和一个妹妹。屠茂海是屠德明大哥的儿子。但是,涂茂海说,由于年龄的差异,他和这个小表弟接触不多。从17日开始,涂茂海成为这个家庭的临时代言人。但是他的妻子不希望丈夫扮演这样的角色。她告诉记者,我们的安全正受到威胁,我们不想陷得太深。至于有什么危险,这对夫妇说不清,就像他们仍然猜不出他们的表弟是怎么死的一样。屠高远的父亲屠德明和母亲陈桂香在殡仪馆的告别室里,看着儿子冰冷的尸体,保持沉默。涂茂海当晚9点到达永隆宾馆。这是一家位于石首市东岳山路的6层酒店。从外面看,马赛克和绿色玻璃幕墙,酒店并不破旧。当涂茂海到达酒店门口时,他看到表弟涂高远的尸体还在地上,而他的叔叔涂德明正抱着他儿子的尸体。这时,有100多人在观看。酒店所在区域笔架山派出所民警正在二楼调查取证,据说还发现了一张遗书。这是写在电信账单上的简短遗书。潦草的字迹写着:“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的儿子在这里对你们说不孝。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似乎有一个阴影一直在困扰着我。也许这就是我的生活。你可以用我存的钱作为对你老二的一点补偿。我儿子欠你养育之恩,只能来世偿还。”遗书没有署名。经过现场40多分钟的救治,民警断定死者是自杀身亡,并立即拨打殡仪馆 *** 将尸体拉走。涂高远年初去永隆酒店当厨师,只工作了4个月。在此之前,他的家人没有看到或听到关于他的任何不寻常的事情。他怎么会自杀?在现场,屠茂海看到,“(屠高远)躺在酒店大门旁边,口中流出一厘米的血,胸口有一大块红色。”永隆宾馆对面,63岁的小卖部老板余长华早一步就听到了楼上传来的坠楼声。听到声音后,他赶到现场,看到涂高远仰面躺在酒店前的人行道上。“现场没有血迹,尸体非常干净。”当时现场有七八个人,有人摸了摸“尸体是冰的”死者。他们的直觉是“就像他们在倒下之前就死了”。现场有人提醒涂的家人,之前有个服务员死在这家酒店,也是从楼上摔下来的。“大家都觉得有内幕。”涂茂海说。其他亲人陆续赶来,悲痛很快被怀疑取代。在酒店负责人没有出来解释的情况下,酒店的玻璃门从里面用两把锁锁住,还连着三根木条。家属和围观群众的情绪开始点燃。混乱中,不知是谁破门而入,屠家将屠的尸体搬到酒店大堂。这时,民警多次催促涂某家属将尸体拖走火化,但家属和围观群众却把殡仪馆的车开走了。最后,屠高远的父亲屠德明决定,在儿子死因的疑问得到解决之前,不火化儿子的尸体。屠呦呦的行动赢得了支持者的掌声。越来越多的旁观者三五成群地议论着,鼓励涂家坚持与丽雅酒店达成一项体面的协议

[热点聚焦]湖北石首“6·17”群体事件追踪(全文)

屠的尸体被停放在酒店大堂,身下只有一张床单,而他的父亲则整夜睡在儿子的尸体旁。这是疫情爆发的前夜。没人想到80小时的尸体保护行动已经开始。

护尸抢尸6月18日,气温在上升。屠高远的尸体还在酒店大堂。笔架山派出所仍未能说服涂佳将尸体带走。为了防止尸体腐烂,当天下午,应家属要求,笔架山派出所从殡仪馆送来了一口冰棺。屠高远的尸体被冻住了。当晚,在派出所,涂德明和大哥会见了负责酒店的两名女子。涂的家人提出对方在镇上下注40万元,但这个要求被他们拒绝了。谈判再次失败。6月19日凌晨1时许,警车和殡仪馆车辆再次抵达酒店现场,试图将尸体运走,但被在酒店过夜的2000多人拦下。涂茂海记得早上5点钟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永隆酒店的霓虹灯突然起火。他拨打了119,消防车赶来灭火。6月19日上午8时,距离屠去世已有36个多小时。在酒店门口,一群围观群众挂着大字横幅,要求调查死亡真相。传言“警察随时会来抢尸”。“大家都说这个侄子死了,赶紧去加油。”现场一名目击者说。下午1点30分,涂茂海说,“近千人在现场阻止了警方抢劫另一具尸体。”。这一次,附近的主要交通要道被封锁,公交车不得不改道。因为“ *** 将于6月20日凌晨5点再次抢尸”的传言,19日晚,数万石首市民连夜走上街头,包围了永隆大酒店的入口。据目击者称,约有4万名市民聚集在街头,人数最多。涂茂海说,此时围观群众的情绪突然释放。他记得那天晚上有人点燃了酒店的二楼和三楼。当消防车到达时,已经无法接近了。围观的群众停下来,把消防车给毁了,但是火没有烧到冰棺停放的一楼。这一天,成了“护尸”的 *** 。冲突仍在继续。6月20日下午,永隆大酒店突然起火。火灾发生在一楼。当时有数千人和警察在场,但起火原因不明。据说纵火犯是一个年轻人,他放火烧了一楼,然后逃跑了。涂茂海说,一楼发生火灾后,他们的亲属立即搬到酒店外。局势的发展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我们只是想为死去的表弟讨回公道,但当家人看到酒店外激动的人群和完全失控的局面时,他们开始感到害怕。”石首市 *** 不得不向武警汇报

求助。6月20日傍晚,从荆州等地调来的武警赶到,但被民众逼退。许多公安、武警车辆被民众砸毁。在永隆大酒店的对面,是石首门诊部。一楼门诊部安装的摄像头正对着酒店,完整记录了当时爆发激烈冲突的一幕:手持盾牌的武警方队,被密集的石块和啤酒瓶围攻,面对激动的群众,警方采取了克制,节节后退。攻击越来越强烈,队伍逐渐被冲散。事后消息称,冲突中,有100多名武警受伤。在另一个网站视频中,警车和消防车被掀翻、拆毁。永隆大酒店最终被付之一炬。“没想到这些人胆子这么大。”石首门诊部负责人感慨,当时犹如经历了一场战役。报道,此严重事态引起 *** 高度重视,对事件处理做出批示。公安部、武警总部、湖北省及荆州市的主要负责人,迅速组成了事件处置领导小组。经过多次协商,家属最终同意将尸体运往殡仪馆进行尸检。6月21日凌晨5时许,涂远高尸体被运离永隆大酒店。警方随后对现场进行了清场,绝大多数围观群众也逐渐散去。至此,距离涂远高死亡已经整整80个小时。“火化”争夺战抢尸之后,“火化”成了焦点。6月21日晚上9点多,死者的遗体进行了解剖。负责尸检的是湖北省公安厅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尸检持续3个多小时,有三四名家属在场。涂茂海念着一份名单说,负责尸检主刀的是同济医学院的博导陈新山,同时参与的还有湖北省公安厅的刘军训。刘军训曾经在轰动一时的“高莺莺案件”中出庭,并提供了人体模特实验的分析说明。高莺莺一案中,刘军训根据三次落体实验的结果证明,高莺莺被推下楼死亡“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尸检结果要等20天。但是这20天,对于涂家来说并不好过。涂茂海说,亲属已经心力交瘁,累到打吊瓶支撑。他们不知道,现在自己手里握着的究竟是多大的筹码?实际上,在当地县、镇各级 *** 步步为营的贴身工作下,涂家已经开始出现分化。在对待目前最棘手的遗体火化问题上,涂德明兄妹四家逐渐发生了分歧。涂德明的二哥和姐姐两家同意签字火化,但是死者的哥哥涂远华和涂茂海一家则表示反对。四家人打成了2∶2,目前处于僵持中。“我拒绝签字火化,尸体没了,证据就没有了。堂弟的死就搞不清了。”涂茂海阐述着他的理由。6月22日晚上,涂茂海从殡仪馆偷跑出来见记者说,他们所在地的镇领导,形影不离地守着他们,“他们要求我们马上火化尸体,不能再拖了。”但是他不愿意向记者透露具体的“谈判”细节。比如,赔偿协议具体内容是什么?由谁来支付?他称,双方正在协商中。涂远高的遗书在这一天被媒体披露。遗书上字迹工整流畅,因为字体太过于优雅,人们无法和一个只读到初中二年级的厨师联系在一起,何况又是在他“自杀”前的一刻,怎么写得这么从容?涂茂海记得去年自家办喜事时,涂远高曾被叫来帮忙登记来宾名单和随礼数目。这天晚上,他把这份名录带来,希望和遗书上的字迹作个对比。但是账单并没有涂远高的签名,而那份遗书上也没有他的署名,想判断出个子丑寅卯很难。这时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

   涂茂海的妻子拒绝记者翻拍账单,并且“扑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地说:“我们现在天天被 *** 的人跟着,这个东西不能给你们,否    则他们会找黑社会报复我们。”因为不知道事态会怎么发展,涂远高的家属现在有点受惊过度。涂远高的尸体仍然被冰冻在殡仪馆内。告别室里,摆放着涂远高的照片,干净,沉静。现年24岁的涂远高,据家人说性格温和,不愿意多说话。过去曾经做过涂料,后来学做厨师。他的意外死亡,究竟如何突然点燃了这场 *** ,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涉毒传言记者6月22日中午来到石首,依旧能感受到当地街头的紧张气氛。石首街头随处可见手持盾牌的武警巡逻。当地技校等几所学校,被部队征用。一名出租车司机说,本地三所中学都住满了,来了起码数千名武警。在主要的街道,许多武警在炎炎烈日下席地而坐,表情肃穆。但是当地市民出行生活照常进行。永隆大酒店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6层建筑只剩下焦炭框架,一旁还残留着一个“永隆宾馆欢迎你”的小牌子。如今,永隆大酒店被蒙上了布正在进行维修,所在东岳山路,已经禁止机动车通行,穿着“武汉特警”制服的警察在维持秩序。酒店周围仍然吸引了众多围观者,人们还在议论着。这天当地气温高达35℃,焦躁的空气似乎一点就着。警察让一名围观的群众离开,但是对方丝毫没有回应。被问急了,那人回答说:“你公安在这里站着是拿工资的,我在这里站着却是不拿工资的。我站站又能怎么样?”对立和怀疑的气氛,仍然在角落里弥漫。由于事件发生后,官方一直没有及时发布消息,各种难辨真伪的消息随即满天飞。天涯网上,传言不时飘过。有人说,死者是生前被人活活虐待打死,再从3楼抛下;死者头上被钉了钉子, *** 被捏碎。对于这个说法,记者从拍摄于后期的几张死者遗体照片上看到:涂远高鼻腔被血块凝结,左下巴有红肿的伤痕,两腿后腿弯处有大面积的青红,看起来疑似外伤。 *** 上也有传闻说,永隆大酒店曾经是吸毒的场所,多次被人指证。记者绕到酒店背后,居然在一片角落里,发现了七八支注射器,什么时候被人扔在这里的,并不清楚。有人说,这些注射器是用来吸毒的工具,也有围观者猜测,针头来自对面的石首门诊部的医疗垃圾。但是此说遭到门诊部工作人员的否认。涉毒案件在石首并不鲜见。记者找到2008年11月14日的《江汉商报》,一篇题为《石首捣毁两吸毒窝点》的报道说,笔架山办事处位于石首市中心城区,治安状况复杂,吸毒人员为筹集毒资,经常进行盗窃、抢劫作案,社会治安问题比较突出,群众对此反映强烈。文章说,这次行动石首警方捣毁两个吸毒窝点,抓获18名吸毒人员。今年6月17日“石首网”上有报道说:6月3日,石首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成功侦破一起新中国成立以来该市更大的贩毒案,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收缴 *** 1634克,缴获毒资12.6万元,破获此案标志着该市80%的毒源被截。这些相对密集的涉毒破案信息,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当地禁毒形势的严峻。涂远高之死,还给远在深圳的田文斌带来很大的冲击。因为7年前,他的15岁女儿同样是死在这家酒店,同样坠楼身亡。6月22日,记者 *** 采访了远在广东的田文斌。田文斌说,2002年8月11日中午12点多,自己在永隆大酒店前身百花娱乐城打工的15岁女儿田凤,从楼上坠下身亡。他从广东赶回家乡,发现殡仪馆里的女儿胸罩松开, *** 有拉扯的破洞,怀疑死因不明,是 *** 他杀,而非自杀。其间多次 *** 荆州、武汉两地。14日之后,其女尸检后认为没有被 *** 迹象,随即被火化,酒店赔偿了8万元。“我的女儿15岁怎么就会自杀呢?”至今疑团仍然缠绕着田文斌。他认为,当时负责尸检的是石首当地法医,缺乏透明度。追查酒店背景石首市 *** 新闻发言人介绍,6月23日,在石首指导 *** 后续处置工作的荆州市委书记应代明表示:要坚决将“6·17”事件查个水落石出。要查明事件起因,查清楚永隆大酒店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涂远高为什么会死;要查明永隆大酒店背景。随着荆州市委书记的表态,永隆大酒店的背景更加受人关注。有传言称,酒店是三个女性在经营。近日,记者探访到在汽渡所工作的曾姓师傅。“6·17”事件后,一位员工转述该单位一位老领导的话:“曾师傅的家属把钱都退出来了”。汽渡所人士透露,51岁的曾师傅是该所聘用的一个电焊工,专门承包汽渡所修船、供电设备、自来水设备等,原在石首市棉花采购站工作,家庭经济条件较好。该人士还说,外传曾师傅有一个弟弟,是石首市某派出所副所长。记者在该派出所核实到,该所确有一副所长姓名与前述人士介绍的相同。记者辗转联系到曾师傅。他坦承,其妻确为永隆大酒店三股东之一,她们是去年4月27日从另一老板手中接下的酒店,当年5月12日开的业,租金三人均摊,每人每年三四万。

   他爱人48岁,之前是石首市建筑公司的一名车工,后下岗,承包酒店前做家庭主妇。曾说,他跟派出所的曾姓副所长只是同姓,只是一般的家族关系,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认识,但并没有来往。曾表示,外面传的都是谣传,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曾还说,酒店的经营状况并不好,可保本但没赚到钱,出事前正在寻求脱手。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永隆大酒店另一女股东叫李桂香,为石首市环卫所员工。随后记者来到环卫所,据该所知情人士介绍,李桂香是永隆大酒店的老板之一,在环卫所这是公开的,大家都知道。据了解,李桂香在环卫所做收费之类的工作,负责片区的门店收费,每天上午7点半到8点会到环卫所报到。但事件发生后,李桂香一直没露面。知情人士透露,李桂香的丈夫在石首市财政局工作。记者来到该局,人事科一位负责人表示不便查询。他说,即便有财政局人员的家属在外开酒店,与其本人也没关系。记者辗转找到李桂香的家,大门紧锁无人应声。附近邻居介绍,李桂香家里只有她和丈夫两人,儿子在北京。其丈夫宋某是市财政局某下属机构的干部,“不是当大官的。”对于另一个外传丈夫为“电力局吴姓员工”的酒店股东,记者来到石首市电力局,该局一人士用肯定的语气说,没听说电力局姓吴的人员中有家属是永隆大酒店的老板,应该是谣传。迟钝的信息披露两起相隔7年的非正常死亡,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由于迟迟没有官方权威信息披露,各种说法再次流传。有人在网上放消息称,该酒店有石首某领导参股,权力庇护的传言再次引起了坊间的义愤。但是石首当地 *** 人士否认了这个说法。6月22日凌晨,当地又突然出现两种传言:称出事的永隆大酒店在清理现场时,又挖出两具尸体;另一传闻是发现了多块尸骸,因而再次引起上千群众到现场围观。到了上午8点30分,四面而来的市民越聚越多,人数超过了2000多人。有些人甚至冲进残破的酒店,寻找传言中的现场。直到当天傍晚,当地电视台才滚动播出“6·17事故处理小组”的辟谣消息。此时,距离事件5天之后,人们才知道有一个应急处理小组的存在。之前,石首市 *** 只在6月19日,在当地电视台和“石首网”发布题为《我市发生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的消息。因为文中把围观者统称为“不明真相群众”,招来了一些人不满, *** 网站一度被黑瘫痪。有很多受 *** 众表示,这次石首事件的冲突爆发,反映出民众对于 *** 处理事件的不信任。6月23日,石首市宣传部郑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这次在消息及时披露上的确做得不好。但是他仍说,下一次消息披露应该在尸检报告出具的20天之后。不安和猜测仍然在石首街面游荡。□

标签: 湖北石首事件

绿博生态健康馆 备案号:沪ICP备17021307号-1 版权归黑客24小时在线接单网站所有